云上踏勘 圆桌开题 2021AUBE欧博奖学金开题沙龙回顾

2021-12-09

image.png

沙龙现场

12月4日下午16:00-17:30,2021AUBE欧博奖学金圆桌开题直播沙龙在深圳南头古城if工厂屋顶花园顺利举行。

万科集团城市研究院钱源院长,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胡鹏林博士,AUBE欧博设计城市发展中心总经理金运丰、AUBE欧博设计建筑设计中心室总监王展四位嘉宾,分别从城市开发运营者、城市文化产业专家、规划师和建筑师的不同角度出发,围绕“TRANS+ 1KM² 双碳目标和升级转型背景下的产业空间研究”这一征集主题进行多角度破题,为同学们带来了一场“干货满满”的解题沙龙。

当天开题直播共分两个部分进行,第一部分嘉宾带领大家“线上踏勘”南山智恒产业园课题研究场地,深入了解产业园场地现状和周边环境。

第二部分嘉宾实地走访深圳南头古城著名文化地标,带大家线上一窥改造更新活化后的古城风貌,之后在新落成的老旧厂房改造创意办公空间——if工厂内举行圆桌直播。

嘉宾们从各自在城市发展中扮演的不用角色和实际经验出发,纷纷扮演解题人,分享对城市产业空间的理解与解题角度,鼓励申请学子们以跨学科视野,探索能源革命和科技革命背景下,城市更新、产业升级、体验场景等一系列复杂、复合的城市社会问题。

在此也提醒计划申报的同学,12月22日18点前将截止2021AUBE欧博奖学金报名,大家要抓紧时间准备相关申报材料递交报名申请了!点击了解申报详情 

开题圆桌沙龙精选内容分享

1.如何理解申报课题中的“升级转型背景”

image.png

方小诗:我们这个课题提出“升级转型背景下的产业空间”,目前也是南山区发展的大趋势。我们今天请到文化产业专家,也是南山区智库专家胡博士,想先请胡博士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升级转型的背景到底是什么,它的目的或者目标是什么?

image.png

胡鹏林:我们之前对整个深圳市所有产业园区都有一个研究,深圳市现在有71家设计园区,这71家设计园区里至少有一半以上是由城中村和工业园转型的。

城中村转型的比如甘坑、较场尾包括南头古城,更多是往文化街区、消费区、聚集区角度转,但转型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文化产业的企业入驻,南头古城是特别典型的代表。

第二个,由工业区转型为产业园,像智恒产业园,原来是一个老工业区,经过重新改造后入驻的基本都是文化科技类的企业。像这样的两种形式,一种是城中村转为文化街区+产业园,第二种是由工业区转型为文化产业园的。我们所见到的这两种可能比较多一些。

另外,我之前看了一下智恒产业园相关的材料,我们去年给宝安区也做了一个文体设施规划,规划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湾区音乐戏剧中心”,那个戏剧中心距离智恒产业园不到2公里,就在前海的边上。像这样一些重点文体设施,可能对产业园区联动效应会比较强。

2.如何理解文化产业以及背后的商业逻辑

image.png

方小诗:文化产业其实和传统的生产企业区别不大,它自己生产的界面是不面对公众的,但我们希望它对城市带来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它的商业逻辑会是怎么运作的,文化产业如何通过它面对城市的界面为城市带来更多价值,同学们应该如何去了解它或者去看待它?

image.png

胡鹏林:在文化产业或者文化产业园区里的概念里,像南头古城这种面向公众的是商业行为,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产业行为。如果你打造像if工厂这种,入驻的是企业,这些企业并不是面对终端消费者的,是B2B的。但前面我们走过来的街道,那些街道可能就是面对终端消费者的。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可能就是商业行为,if工厂是产业行为,这两种可以共生。但现在有些园区,比如它的位置比较偏,可能更适合做纯产业区,像南头古城这个位置比较好的,可以把文化商业和文化产业企业结合在一起,会产生更多的产业或者文化消费的聚集区。

image.png

钱源:我学设计的但不能全讲设计,我从生意的角度说一下这个事,为什么有那么多产业园?原来的生产基地改成了产业园,核心的点是便宜。当年位置不好,后来城市发展了,位置变好了,在同等位置下它最便宜,同等价格下它位置最好。比如原来是制造的就往研发升级或者往文化方向升级,或者往高附加值方向升级。这跟城市发展逻辑、价值重构和人群选择有关系。第二个是风格选择。你做一个这样的东西,设计师就嗨了。空间就可以改,租个写字楼非常不一样,有个性,而且会有变废为宝的满足感。

另外,现在很难清晰地界定哪些是文化生产,哪些是传统生产,它越来越模糊。这种模糊空间和模糊空间里的人,不是很清晰的状态会变多,这种类型的空间需求在放大,它的供应很多元。以前一定要在一起工作,现在我可以在纽约,你在伦敦,这个差距的缩小造成了这个东西。比如穿西装、打领带的办公空间在过剩,但不穿西装打领带,穿拖鞋办公的空间需求也在增加。咖啡店也可以,90后、00后他们喜欢这种放松的工作状态。我觉得一个是市场选择,一个是代际选择。

短线来讲,它其实是挺生意的事情。但长线来看,它其实是经济学的事情。如果这个城市的能级越来越高,意义上所有的土地附加值就越来越大。大到一定程度后租金非常高,就开始有边际效应,不能制成这个增长后,就会有空心化。有很多城市的核心区支撑不了了,有更热点的便宜的地方,不能永远往上走,就会往下走,会引起更新。

它的更新是动态的,因为城市的能级、空间的能级和人群的需求。

image.png

金运丰:对,而且像钱院长讲到,设计师到这里就嗨了。这可能正好是产业园能够提供给大家很不一样的东西,就是一种弹性。原来这个盒子从色彩上讲是相对更中性的空间,通过大家的改造或者是对它的重新想象,能够去往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像if工厂可能先是一个比较新潮的地方,但未来提供比较白盒子的状态,可能未来还有很多其他变化、演化的可能性。

3.可以从哪些维度和面向切入课题问题

image.png

方小诗:今年“Trans+ 1k㎡ 双碳目标和升级转型背景下产业空间研究” 课题研究对象是智恒产业园,希望能吸引更多文化、科技类产业进驻,通过文化产业激活和活化整个园区。设计相关专业学生可以从什么方面做一些研究,厘清其中的问题和要素? 

image.png

王展:深圳这个城市一直在经历产业转型,智恒产业园以前是养鸡场,后来变成一个生产空间,现在变成一个科技企业扎堆的地方。我们今天讨论的目标应该是文化创意这件事。文化创意在现今这个时间段,把双碳当做这件事情的背景,那它去向何方。我个人认为我们面对这样一个环境,未来不管是建筑模式、商业模式甚至产业模式、生活模式,它不是一个单纯的设计问题,而是对于未来生活的想象,空间的想象。

商业模式、交互模式的想象,把这些东西融入到我们的产业园中时会怎样,最后往回看时是不是对最初想要的方向会有一些帮助,我个人认为思考的模式应该这么想。故事对于人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描绘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是不是就是这个题目的其中一个阶段。

image.png

金运丰:我感觉每种产业都聚集了一群人,刚刚有讲文化产业有搞设计的,搞电影的,搞音乐的,这些人是些什么样的人。如果我们真的想往文化产业的方向去,从空间的角度去说它,那么从人的需求上,这些人有没有共性?这些人的共性里他们最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东西,这可能要去挖掘。

现在是作为一个课题在研究,我们如何挖掘不同人的需求,有没有可能对不同产业、不同人群进行梳理?我们非常鼓励大家和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合作,就像今天的圆桌会议,大家背景并不完全一样,但可能会吸收到不同看法。有了不同人之外,就是梳理出来的具体内容,有时候是很感性的,文化产业园和经济制造类的产业园,调调就不一样。

有时候我们不一定能把每一件事情都梳理得非常完整,但你作为一个设计师如何从一个比较广阔的信息内容里体会它,通过自己的个性和背景抓到一些东西,这个是带有你自己痕迹的。一个设计肯定不是完全民主化的事情,会带有一种强烈的方向性,但这个方向是基于我们对于更多事情的掌握,把它梳理归纳。这可能是这个课题给学生作为一个设计竞赛或者一个Workshop,还蛮有意思的地方。

钱源:我给四个角度,如果这是一个学生竞赛,在一个角度做到极致就行了,面面俱到很累,也不可能有那么长时间。

第一个角度,效率。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讲,我曾经干过一个事,把一个公园下面挖了一堆办公空间,那个办公空间下面各种弄。地下5亿,盖出来5亿,一共10亿,成熟期一年可以租一亿八千万的租金。那意味着它在市场上就会值20多亿,那它就要是一个很高效率的事情。单纯从效率的视角来看,是一盘生意,怎么把生意做到利益最大化。

第二个角度,了解你的客户。理解人群的一致性需求,就是客户的角度。把这个客户琢磨好了,他们喜欢什么,我就给他提供。比如都是设计师人群,也不是那么在乎钱,效率对他来讲都不是特别重要,他要的是自己发挥的空间,就给他创造一个培养皿,让他有很多空间可以自己琢磨。而且空间的共建会有多样性,反向会反哺,他会觉得这个地方太好了。

第三个角度,了解政府。产业发展最受益的是当地政府,又是就业,又是税。你弄一个东西,没有客户,但政府特别喜欢,它会用它的政策工具来吸引到很多人来租。我做一个楼,租金180,旁边有一个楼政府租金60,我做得再好也挺费劲的。

以前有两种模型:深圳模型、苏州模型。苏州是出国招商引资的模型。苏州作为中国最大的地级市,能做到接近2万亿的GDP,城市能级是一线城市能级,但政治地位是二线城市或者弱二线城市。有些领导跟我说他不相信出去拼命招商能引来很好的企业,他觉得应该拼命投资,把自己城市弄得漂亮一点,那些企业自然会来,因为那些人也要生活,它也要对得起自己的员工,世界500强企业得看着像个样子。有时候理解政府的角度也挺重要的。

第四个角度,做场所的精神,这来自我做南头古城的认知。我们老是在看空间,看有形的东西,要把它做得怎么牛怎么牛。有一天上海TX淮海的老大跟我聊天,他说“你知道我TX淮海现在那么网红,最赚钱的是什么生意吗?”我猜的都不对,他说最赚钱的是每年有1000万有消费力的年轻人到这个场子里来,所以有很多年轻品牌愿意合作做发布。那些品牌原来要花巨额电视广告费用,现在可以用TX淮海这个场所做这种活动,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对那么多年轻人的触达,这是最精确的人群。

我觉得不一定是做空间,可能就是做一个园区,有一种劲,这种劲是我愿意来。比如现在亚马逊把自己的办公室弄得跟植物园似的,樟宜机场弄得跟植物园似的,其实都是在运营这个场所,让这个场所有一种不同于办公的劲,不同于机场购物中心的劲。

方小诗:刚才谈到深圳效率的最大化,我们在智恒产业园感受非常深刻,它就是一个追求效率,经济价值最大化的场所。但未来的城市,比如在双碳目标这个大背景下,更多人关注这个空间对城市带来的公共价值和社会价值。增长性、包容性、可持续性这三点可不可以在什么模式或者什么城市空间的组织模式上,达到一种平衡?这也是未来城市需要面对的挑战,也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课题让大家在这方面进行更多的思考。

钱源:我觉得不应该那么求全,大家做竞赛,就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深圳的城中村里有1000万人住,它提供了一种灰度,这个灰度就是没有地价的房子,所以它便宜。便宜是硬道理。一帮人在这边待了一年、三年、五年,五年之后待不下去了。他很辛苦,孩子要上学,可能就回老家了。你不能说他当年在深圳有梦想不对,也不能说他回老家不对。如果所有人都回家了,深圳自然会变得很便宜。剩下的比较能打,但这个城市有灰度是它的活力之一。在这个产业园或者在整个产业大类里,需要有些有灰度的。

哪怕说这个灰度是藏污纳垢都好,它是有灰度的,不要把这个事情都讲得很清楚。所以不需要把它定义得那么清楚,给它一些弹性、灰度,就会好。在做设计时,不要求全。

金运丰:智恒产业园本身也挺好,为什么会有转型发展这个诉求?反而不是说这种产业待不下去了,而是大家逐渐认识到这块地这么宝贵,在城市这么中心的地方,如果只发挥这样一个价值,可能还不够,我们还希望它有更好的发挥。也许创意产业从纯粹的产出上可能和有些产业比不一定是最高的,但它能够带来的东西恰恰很多。

我觉得文化创意产业是能够跟城市特别友好的有可能结合的部分,它能够激发城市包括周边一些人群,给这个地区带来整个面貌的改变,恰恰有可能是发挥它更大价值的地方。这里面确实会涉及到租金等商业价值的问题,我们可能没法完全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但从大方向上来说,它跟城市的关系更能够发生联动。

胡鹏林:刚才谈到一个问题,关于产业园的租金。不管是各区政府也好,市里也好,包括这里也好,对于入驻企业的补贴力度挺大的。这是深圳比较大的优势。不管是区级政府还是市级政府,每年愿意拿出总量至少在10亿以上的资金来扶持文化产业,主要是租金。其实其它产业更多,可能有百亿以上的扶持资金。深圳这一点做得非常好,它的税收很高,但从税收里切出一块来支持尤其是一些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新型企业的发展。

相反,未来租金可能不是问题了。比如你这边,如果运营方租出去120,政府愿意给你补贴30%,甚至未来会更多。

回到智恒产业园,刚才也说如果按照它现在那样,从经济效益来说很好,没有问题。但为什么政府还是希望它能够得到改造,改造就是提高层级。也就是在整个中国的国内经济中,它往上游的产业层级走,尤其是现在深圳提出20大产业集群,其中有一个叫数字创意产业集群,这是未来深圳5年甚至10年重点发展的一块。数字创意产业跟之前的文化产业会有一些重合,有些会把数字经济的东西、融合发展的东西,引入进来。这些可能是未来产业层级发展的一些方向。

方小诗:胡博士说得很好,生产型空间是深圳原真的一部分,最初就是一个生产型的城市,一直走到今天。未来生产型的空间去向哪里,该怎么样,大家通过我们这个论坛应该有一个大的了解和概念了。接下来具体怎么认知这个课题,怎么理解这个课题,请同学们自己去发挥,我们希望今天这个圆桌论坛给大家开阔一点点思路,让大家对这个课题有一个粗略的感受。

最后一个问题是想问大家,如果你们是参赛学生,你们怎么来解题?刚才钱院长已经给了四个维度。胡博士也作为政府的角度,给我们分享了很多观点。还要请金运丰和王展每个人为我们分享一个维度。

王展:我日常工作就是去解决空间问题,如果只能从个人角度出发,我不愿意再解决空间问题,我会想想别的事情,比如经济模型,投资模式,怎么样把这个算盘打匀了。想想这个空间给我这笔钱,我有一笔钱,我有一个空间,可能想着自己用,但其他空间我希望它产生效益。如果是这样,我会愿意去做这个事,因为平常我就是拿钢筋混凝土干这个事,我现在可能愿意去弄弄生意。因为大家喜欢斜杠,斜一斜,可能干干钱院长干的事,想想我是不是当当二房东,就开始租出去,在这儿搞个什么东西可以对我产生收益,我可能会干这个事。

金运丰:如果是我,我会想说这个产业园和它旁边的东西加在一起,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不局限在这个产业园本身范围里,因为它周边有社区,甚至有二线关、双结合城市的空间。如果我们把它作为一个城市片区中组合的一个部分,让它和社区和其他产业,也许有其他商业中心,结成一个整体,让这个片区整体发展,可能是我能想到的另外一个角度。

方小诗:今天非常感谢四位来到现场参与我们这个论坛,感谢大家在刚才比较嘈杂的环境下完成这个圆桌论坛,我非常有收获,得到很多很有价值的观点,感谢各位网友、同学的参与,更多信息大家可以关注AUBE欧博设计官微,希望能在今年春节后工作坊见到大家,谢谢大家!

访谈文字经过整理,部分章节有删改

Related News